洪漠如:修业往事:君子、小人、大师,那个被团灭的民国湖南茶业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03 来源: 作者:洪漠如 浏览次数:168
 修业往事:君子、小人、大师,那个被团灭的民国湖南茶业人

小人之为物,有时候不仅仅是个人道德品质的畸形,那是一种历史的需要。中国历史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显露出了一种沧桑斑驳感。他们能诡巧地遮掩隐秘,又能适当地把隐秘装饰一下昭示天下;他们能快速适应巨大的炒股配资 变动,又能一本正经地在变动中翻脸不认人;他们能在心底蔑视一切崇高,又能揣度时代最想听到的声音。他们站在伟大的对立面,需要时间给予我们一定的距离,才能看清楚他们的本来面貌。

去过无数次安化,还是第一次到益阳。

去一个地方,总得给自己找个理由。尽管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去益阳的理由非常充分了,可还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成行。这一次,是必须得去了,因为那些神交已久的朋友,手上掌握着一些重要的历史资料。恰好,我梳理到这一段的时候,踩在了历史的空白点上。

那是一个被遗忘的时代,很多名字我们都已经不记得了。但他们确实很优秀,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能合理的解释安化在那个时代的繁荣,才能看清楚湖南茶产业在那个时候的重要位置。

掌握这些资料的是一个前辈,仅仅凭着自己的热爱,在废纸堆里拧出了很多重要的内容。在湖南这个很小的安化黑茶爱好圈子里,很多时候会看到我们两个在某些观点上出现分歧,于是起哄的人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站队了。在此之前,我们素未谋面,在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之后,往往会用心的去澄清。这位前辈和我伯父年龄相仿,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有种从内向外溢出的人格魅力。在益阳,见面那天我很忐忑,准时到了约好的见面地点,他从巷子里出来,大老远我们就认出了对方。挥手示意,然后亲切的握手。

和前辈在他的茶室门口合影
我们见面聊的第一个话题就是让争论在群里活跃一下气氛,前辈古道热肠,时常讨论的出发点其实也是希望我能够在这条路上走得更稳健更长远。和他成为微友其实已经有两年多了,但真正讨论问题还是在近一年。他在益阳组织了一个爱喝茶的配资官网 圈,时不时会在益阳股票 发表几篇考据安化黑茶历史相关的文章。安化不缺历史,但是十分缺乏对历史的认知,需要时奉行拿来主义,有时候张冠李戴、捕风捉影、甚至于虚构杜撰。当产业快速膨胀,更多的人争先恐后的涌入追逐财富的通道时,能沉下心来去做点研究是难能可贵的。

前辈茶室一景

朱先明教授遗留下来的资料
前辈家里有很多书籍和资料,其中有不少是朱先明教授的。朱教授那里的一些民国资料全部被揭去了封面,前辈怀疑是朱教授“文革”时期为了保护这些东西不得已而为之。很多年以后,这些遗失封面如同裸露的历史伤疤,幸运的是,里面的内容还在,差点断层的历史信息在这里又接续上了。

谈及那个时代的中国茶,吴觉农、胡浩川、庄晚芳、陈椽、张天福、冯绍裘··· ···这些早已荣登中国茶产业泰斗席位的老先生大家并不陌生。但是在这里,由湖南人组成的另一组名单原本和他们是站在一块儿的。彭国钧、彭先泽、王云飞、彭中劲··· ···

修业农校的同学录

彭国钧先生历史并不陌生,他是一位很有实力和眼界的乡绅,安化人,投资兴办了修业农校。湖南农业在民国时期形成的优秀人才群体就得益于他。在前辈家里,谈起修业农校,前辈拿出了一个民国三十年湖南修业农校的同学录。在这个不大的册子上,一长串的名字排列其间。后来这些人都成为了湖南农业的中流砥柱,湖南茶产业的核心人才也几乎都来源于这里。

在同学录中,从籍贯上看,至少有一半益阳人,有三分之一的安化人。其中茶科第一班共计17人,湘乡1人,益阳2人,新化1人,安化独占13人。平均年龄在二十多岁,年龄最大的32岁。那位32岁的学员成就很高,彭国钧先生曾亲自给他题词“茶叶先导”。著《茶作学》一书,成为茶学早期的重要教科书,他叫王云飞。

王云飞先生遗著《茶作学》

他在书里序言中,感谢了一些我们熟悉的人名,为他那本书的问世也做了重要的贡献,里面有胡浩川、彭先泽、黄本鸿。王云飞先生的《茶作学》有一种世界格局,其第六节中对于世界茶业大事年表的罗列,驾轻就熟的穿越古今中外,将茶的事情条分缕析。这需要渊博的学识,更需要十分丰富的素材。能成就这一切的,除了王云飞先生自己的能力,可能也得益于他身处在那个大师云集的环境中。

而另一位彭中劲先生,在历史中留下的资料也相对较少。不过在1947年4月,“安化茶叶公司”以公司合营的方式成立,在小淹设立了“安化制茶厂”。当时,由彭石年先生任董事长,彭先泽任总经理,而彭中劲担任的是厂长一职。厂长主要就是分管生产,彭中劲先生也是一位很杰出的制茶大师。

彭国钧签发的任命书

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彭先泽先生被正式聘为修业农校茶科主任。修业农校是一所私立农校,高级专科学制是三年。民国时期,从这里走出了很多人,为湖南茶产业,甚至是中国茶产业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往往天才云集的时代,也并不乏小人的身影,这个规律自古以来皆然。同样是一个安化人,修业农校的毕业生,在彭氏父子主导的湖南茶业体系中工作过。但是在国民党执政时期,参加过“复兴社”等青年政治组织。解放后,接受调查。对于一个小线上配资 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压力,起初他也许仅仅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在交代材料中,提到的那些人比他的目标要大。彭先泽、王云飞、彭中劲··· ···这些名字再一次出现在了历史档案中。

与益阳茶业界前辈交流修业往事

那个年代,那位小线上配资 一定是活得诚惶诚恐,几乎每一次运动调查组都会让他再写一份交代材料。后面的交代材料中,那些名字后面都渐渐的打上了括号,里面写着两个字“已决”。从50年代的清查到公私合营,再到“三反五反运动”、“配资官网 大革命”,二十余年的时间,很多小线上配资 不过是为了自己能活着。从那几册卷宗里看,他活得小心翼翼。用道听途说的“革命”词汇在不断掩盖自己内心的慌张。曾经身边最优秀的老师、同窗、领导、同事都或多或少的因为自己的“坦白”陆续离开了人世。档案中没有说他是什么时候过世的,他消失在了群众之中。改革开放以后,这些冤假错案都相继得到了平反,假如那时候他还活着,内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小线上配资 ,小线上配资 ,小人之为物,有时候不仅仅是个人道德品质的畸形,那是一种历史的需要。中国历史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才显露出了一种沧桑斑驳感。他们能诡巧地遮掩隐秘,又能适当地把隐秘装饰一下昭示天下;他们能快速适应巨大的炒股配资 变动,又能一本正经地在变动中翻脸不认人;他们能在心底蔑视一切崇高,又能揣度时代最想听到的声音。他们站在伟大的对立面,需要时间给予我们一定的距离,才能看清楚他们的本来面貌。

合上卷宗,在前辈的寓所,他递来一杯茶说:“喝茶吧!”他早就仔细的看过每一页档案,对那段历史有自己的判断,但是一直藏在自己的心底。也许在等待一个时机,也许还没想好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公众获知。
文|洪漠如
资料图片|拍摄于益阳黑茶爱好者汪勇先生家中
封面图片|安化江南的老茶行

郑重申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申明禁止转载的文章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中国黑茶网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配资官方网,我们深表感谢。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4、参看本网免责声明

白沙溪内容页通栏广告

 
关闭
关闭
 

廊坊炒股开户

配资软件

本溪网上炒股

壮族股票配资

财聚配资

乌鲁木齐股票开户

基金配资

黔东南股票配资

配资炒股交易

助盈投资